网站在线开户页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20-03-19 04:11  【字号:      】

网站在线开户页

  2020年3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针对美方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的行为,中方今天宣布对几家美国媒体驻华分社采取限制措施。请问中方选择这几家媒体有何依据?你怎么看中美互相采取限制措施给中美关系带来的影响?

  答:中方采取的有关措施完全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反制。造成当前的局面,起因和责任都不在中方。如果哪家美国媒体对此有什么意见,可以向美国政府提出。

  至于你关心此事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我可以简要地回复你:中美建交40多年来,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合作蓬勃发展,双方都从中获益良多。事实上,中国媒体多年来为增进中国民众对美国的客观了解和友好感情发挥了重要、积极的作用。

  我们敦促美方摘下意识形态有色眼镜,摒弃冷战零和博弈思维,多做有利于中美互信与合作的事。中方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对中国媒体的打压,否则,损失更大的将是美方。

  问:昨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中方采取的措施和美方采取的措施不对等。被美方列为“外国使团”的中国媒体都属于中国的宣传机构,而中方反制措施中涉及的美国媒体,都是被美国政府和美国总统指责的媒体,显而易见,它们不是美国政府机构的一部分。请问中方措施的“对等”性体现在哪里?如果中方指责美方的措施是无理刁难,那中国挑选这些媒体的根据是什么?

  答:我要强调的是,中国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新闻舆论方面也坚持走符合自身实际的道路。中国媒体始终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开展新闻报道工作。中国媒体在美机构一向遵守美国法律,恪守新闻职业道德,在美正常地开展新闻报道工作。

  美方不能从意识形态偏见出发,用自己的标准和好恶去评判他国媒体,更不能对中国媒体进行无理打压。美国政府不断为一些美国媒体的错误言行撑腰打气。按照美方有些人的逻辑,那这些媒体是不是听命于美国政府?他们和美国政府、美国利益集团之间是什么关系?

  问:中方今天发布的针对美方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行为采取反制措施的声明中提到,中方要求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有关记者10天内交还记者证,这是否意味着他们10天后就必须离开中国国境?

  答:中方要求有关美国媒体在4天内向外交部新闻司申报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

  至于他们的离境问题,中方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国务院第537号令)和中国出入境相关法律法规,并结合实际情况,包括当前疫情的情况来处理有关问题。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美方当时要求中方60名记者在3月13日前离开美国。我们多次与美方协商,表示考虑到疫情原因及航空公司机票难以预订,美方能否宽限、能否灵活,但美方没有给予任何的宽限或灵活。但中方会根据实际情况处理这些美国记者的离境问题。我们的处理会更加通情达理,也会更具有人道主义精神。

  问:中方为何会特别提到有关媒体记者不能在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这是否与“一国两制”原则相抵触?如果他们在港澳地区从事记者工作,中央政府会要求港澳特区政府对他们采取措施吗?会把他们驱逐出境吗?

  答:中方采取的措施是中央政府针对美方行为采取的反制措施,属于中央政府依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享有的外交事权。这是一个很专业、很权威的答复。

  问:相关美国媒体记者在10天内交还记者证后,最迟必须在什么时间离开中国?能在中国继续停留到年底吗?比如,找一份咖啡厅的零工做一下?

  答:这恐怕不行。(记者笑)

  我刚才回答CNN记者时已经说过了,我们会依据国务院第537号令和中国出入境相关法律法规,并结合实际情况,特别是疫情的情况来妥善处理好有关问题。

  问:受到中方反制措施影响的美国籍记者有多少人?美国在华共有多少常驻记者?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共有多少中国籍记者?

  答:今天我不愿去讨论人员、数量等细节问题。今天我要说的是原则问题。中方宣布有关措施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进行的必要反制,这完全是正当合理防卫。这是个原则问题。

  问:中方选择此时宣布对有关美国媒体采取反制措施,这是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有关?

  答:请你仔细阅读中方有关声明。我刚才也说了,我们采取的措施完全是对美方对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政治打压和无理限制的必要反制。

  问:中方宣布的反制措施要求5家美国媒体驻华分社向中方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书面材料。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府把这5家媒体也作为“外国使团”来对待?

  答:我刚才说得很明确了,中方采取的措施,包括要求5家美国媒体向中方申报有关材料的要求,都是针对美方将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以及近年来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的必要反制。

  追问:也就是说,这5家美国媒体驻华分社在中国也被当做“外国使团”来对待,是吗?

  答:我刚才说了,我们采取的措施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的反制。这只是一种反制措施。根据中方的要求,这5家媒体应该申报有关材料,中方在声明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问:中方对美国媒体驻华机构的反制措施是否影响在台湾工作的美国籍记者?

  答:中方的反制措施和相关要求,都写在声明里了,很清楚,请你仔细阅读。

  问:如果美方采取进一步行动,中方是否将有进一步反制措施?

  答:我们的立场很明确。我们敦促美方立即改弦更张、纠正错误,停止对中国媒体的政治打压和无理限制。如果美方一意孤行,错上加错,中方也必将被迫采取进一步反制措施。美方曾经说过,所有的选项都在桌面上。今天我也可以告诉美方,所有选项也都在中方的桌面上。

  问:中方要求,被“驱逐”的有关美国媒体记者不得在香港从事记者工作。你刚才说,这属于中央政府的“外交事权”。那么,现在正在香港或以后打算到香港工作的外国记者是否也要受到外交部决定的影响?

  答:有关媒体记者在华工作受到影响,是因为中方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采取反制措施。这些反制措施属于中央政府依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享有的外交事权。这一解释是针对这次反制措施作出的。

  追问:对现在在香港工作的外国记者是否有影响?

  答:我刚才说了,受影响的只是中方反制措施涉及到的相关媒体的记者。

  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了言论和出版自由,有关记者仅仅是因为他们国家的行为就被“吊销”了记者证,他们所应享有的新闻自由还有保障吗?

  答:中国宪法对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有充分的保障。你作为外国驻华记者,应该知道你们在华报道到底有没有自由。如果说外国媒体和外国记者在华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那么大家每天看到的外媒发表的大量关于中国多元化的报道是从哪儿来的?不是你们写的吗?你们难道不自由吗?

  我刚才说了,中方宣布的措施是针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作出的必要反制,属于正当合理防卫。

  问:当前,很多国家都在关注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你是否认为,此时中方驱逐那些曾撰写过不少关于中国抗疫报道的美国记者会损害中方抗疫工作的透明度?

  答: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方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抗击疫情。我们同世卫组织及有关国家和地区保持着密切的沟通合作,及时分享相关信息。中方的行动速度和规模前所未有,取得的成效十分显著,为国际社会抗疫斗争争取了宝贵时间,也作出了重要贡献。对此,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也自有公论。

  所谓中方采取反制措施是企图妨碍外界获取有关疫情信息的说法和臆断,完全是无稽之谈。按照这种逻辑,美方上个月变相驱逐中方60名记者,是不是想阻挠外界、阻挠中方了解美国疫情传播的信息?美方是不是在试图掩盖什么?疫情发生以来,美方如何应对、信息是否公开透明,美国老百姓和国际社会自然会有一个公正的判断。

  问:当全球正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中美两国却相互驱逐记者,就病毒源头问题相互指责。中美双方似乎陷入了相互指责的恶性循环。整个世界都期盼中美两个大国能够合作抗击疫情,但我们似乎看到事情却正在走向反面。你认为中美两国如何才能摆脱这一困境?

  答:这个问题有一定深度,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回答。但我建议你可以让你在华盛顿的同事也去问问美方,听听他们的答案。

  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答案:中美都是世界上重要的国家,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人民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盼。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方一直同美方保持沟通与合作。我们愿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携手应对疫情,共同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但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我们看到的是美方个别官员和议员接连不断地对中方进行无理指责,引起了中国广大民众的义愤;我们看到的是美方对中国媒体驻美机构的政治打压和无理设限。中方采取的措施完全是被迫作出的反制,挑起事端的是美方,造成当前局面的责任不在中方,在美方。

  这里我要重申,希望美方能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同中方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管控分歧,在互惠互利基础上拓展合作,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这是我的回答。你们也可以就这个问题去问问美方。

  问:目前,中国媒体驻美机构仍然有大约100名工作人员,但常驻中国的美国记者却越来越少。受中方反制措施影响的3家美国媒体将不得不在两周内,因人手原因关闭其在华分社。中方的反制措施是否真的对等?中方在采取反制行动时是否考虑过采取一些有助于降低紧张关系的措施?

  答:我可以再重申一遍,中方采取的有关措施完全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反制。造成这一局面的起因和责任不在中方。我们敦促美方立即改弦更张、纠正错误,停止对中国媒体的政治打压和无理限制。

  问:中方是否认为,禁止有关美国媒体记者在香港从事记者工作,将损害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答:我可以告诉你,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得到切实贯彻落实。国际社会对此有着明确共识,也普遍给予高度评价。

  问:中方要驱逐的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有关记者都十分资深,拥有数十年在华报道的经验。在当前疫情全球大流行的特殊时刻,中方是否担心此举不利于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和中方政策的了解和认知?

  答:中方对部分美国媒体和记者采取措施完全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的必要反制。如果美国媒体有什么抱怨、有什么不满,我建议他们去向美国政府表达。

  至于说中方是否担心由于这些记者的缺位导致外界不了解中国,我可以重申,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我们始终欢迎外国媒体和记者依法依规在中国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并将提供便利和协助。

  我们反对的是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反对的是借所谓新闻自由制造假新闻,反对的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的行为。我们希望外国媒体和记者能够为促进中国与世界的相互了解发挥积极作用。我们也将一如既往地为外国媒体和记者在华的正常新闻报道工作提供支持与便利。

  问:你刚才说,中方反对的是借所谓新闻自由制造假新闻,这是否暗指被中方“驱逐”的记者制造了假新闻?

  答:我说的是一条原则。任何国家、任何人都应该反对假新闻,这不应该有争议。

  问:你似乎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中方在采取反制行动时是否考虑过采取一些有助于降低紧张关系的措施?

  答:我刚才说过了,造成当前局面的起因和责任不在中方。我们敦促美方立即改弦更张、纠正错误,停止对中国媒体的政治打压和无理限制。

  问:你能否透露究竟有多少记者需要离开中国或交回他们的记者证?

  答:我刚才说了,今天在这里不谈人员、数量等细节问题。今天我只谈原则问题。

  问:你刚才说,所有的选项也都在中方的桌面上。你能举个例子吗?

  答:我想,最好还是不要做这种假设或推断。我们希望美方能够立即纠正错误。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